行业动态

整合2周年 宁夏建龙的涅槃重生之路

2021-05-24 13:39:06


2019年5月20日,建龙集团投资原申银特钢并成立宁夏建龙,自此在“塞上江南”埋下了一颗希望的种子。
  岁月倥偬,弹指流年。如今,宁夏建龙成立2年了,现在发展如何了?大家过得怎么样?两年过去了,如今它到底成长得如何?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去看看吧。
 
  7:00AM
  在石嘴山市惠农区水城民生小区门口,宁夏建龙能源中心值班作业长贺亮正在等待通勤公交车,7公里之外的贺兰山脚下即是他的工作所在地。作为刚到宁夏不到半年的“新人”,他还没有习惯宁夏风大沙多的气候,“尤其是晚上,风刮得呼呼响,晚上休息不好”,不知是气候还是休息原因,他的喉咙有些许沙哑。
图片关键词
宁夏建龙开通免费通勤车,既便于员工的上下班,也保证了员工的交通安全
  8:30AM
  宁夏建龙轧钢厂轧机组长李海斌刚刚走下通勤车,他轻车熟路地拐了几个弯,来到一片繁华的商业区,作为最早派驻到宁夏的员工之一,两年的时间,他已经熟悉了惠农区一草一木,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不仅如此,他还在惠农区巴塞小城买了房。“宁夏的房价接地气,繁华地段90多平米的房子,才花了不到20万“。他把正在上初中的女儿接了过来,并在公司帮助下办了转学手续。“只要期满3年,就可以享受宁夏的高考政策”,说到这,他语气里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贺亮和李海斌都是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进了建龙,将自己的青春韶华留在这里。在建龙转型升级发展的过程中,尽管有种种不舍和返家的不便,但他们仍一路追随着企业千里征战。在跟随企业发展的十几年中,他们也看习惯了钢铁行业在时代中起落浮沉,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一茬又一茬人来了,一茬又一茬人又走了,但建龙仍在,而且越来越好了,跟着建龙走,心里踏实,挺好。
  …………
  对于宁夏建龙这两年的变化,该公司生产处副处长吴尚奎介绍道:“宁夏建龙成立到2020年底共19个月的时间,其生产产品总量和销售收入已远超原企业六年时间的累计产量和销售收入。” 宁夏建龙经过两年的沉淀积累,已经到了突飞猛进的跨越式发展阶段。
  难!难于上青天!
  时光倒流回2019年宁夏建龙成立之前,原宁夏申银特钢工程项目是宁夏自治区重点招商引资项目。
  但熟悉企业境况的人都知道,当时的情况着实让人无法乐观:企业安全隐患及环保排放问题重重;流动资金严重不足,采购原材料难以持续稳定,烧结、高炉等生产工序常常需要等米下锅;仅有的两条直螺产线因设备设施老化且损毁严重,不能满足饱和生产需求;原建工程由于后期投资过大,资金链吃紧,许多工程因欠款等原因被迫停工,企业始终未达到原设计产能;最长达半年的欠薪让员工士气低落,员工流失严重……多事之秋,内忧外患,企业的生产经营进入恶性循环,陷入泥沼难以自拔。
  企业要发展,就要寻求改变。无论是重组、托管还是引进其它企业进行资产兼并都是选择的路径。
  经过实地细致地考察后,在宁夏自治区、石嘴山市两级政府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持下,2019年5月16日,建龙集团与申银特钢签署委托加工协议,并于同年5月20日全面接手申银特钢的生产管理。
图片关键词
设备年修中,员工冒雨检修管理的漏点,并进行相应补焊
  作为最早入驻宁夏的工程处总图工程师张力民来说,谈到入驻伊始的情形,他简单明了地就用了一个字概括:“难!”对原企业施行托管后,宁夏建龙经会议研究,决定对原企业二期、三期建筑物进行核实,对原有施工合同进行全面系统梳理。经过梳理发现原申银工程管理混乱,且没有专业部门对口管理,项目起起停停,各设备供应商和施工单位信心全无,部分主工序工程已停滞5年,图纸缺失严重……大家面面相觑,怎么办?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摆在张力民和他的同事面前。
  难?真不仅是难的问题。在该公司炼铁厂值班作业长黄健心中早就已经惊涛骇浪。作为一名曾经入职过河北前进钢铁、新金钢铁等企业的老钢铁,作为原申银特钢留下的员工,宁夏建龙能成为他的中转站还是落脚点?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小时候,总觉得浪迹天涯诗意浪漫,但年龄大了,也厌倦了这种漂泊无根的生活。”两杯酒下肚,黄健的小脸红润起来,”细细想来,建龙这两年的变化还真挺大的,通勤车免费了,食堂饭菜丰富了也便宜了,医疗室、健身房、协会活动室都建起来了,”这对于平日喜欢挥毫泼墨的黄健来说,吸引力还是挺大的。而去年在集团的“和谐建龙”员工书画摄影大赛斩获书法类一等奖则是意外之喜,当拿到奖品掌上阅读器,黄健感叹道:“建龙还真和其它企业不一样,建龙是有温度的。”
图片关键词
宁夏建龙组建了各类文体协会,让员工在工作之余在展示、提升自己的活动平台
  难,却有丰富的内涵和外延。对于家属刘春芳来说,宁夏建龙既是“难”舍的牵挂,也是”难”以酬报的感激。她的丈夫宋红涛是原唐山建龙轧钢厂的一名烧火工,2019年8月便随同事一同奔赴宁夏。千里咫尺,天涯相思。每天晚上,网络成为两个人相互倾诉的媒介,工作间歇,两个人还不时通过微信分享着彼此工作的点点滴滴,这种蜜里调油的生活片段也让同事不时拿出来调侃宋红涛。
  这种牵肠挂肚的幸福连老天都有些嫉妒。2019年12月3日凌晨,刘春芳接到了来自宁夏的电话:“春芳,你别着急,冷静下听我说,红涛出车祸了……”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刘春芳懵了,清醒后连夜坐飞机赶到宁夏。宋红涛已经出了手术室但情况很不乐观:肾脏破裂,肝脏撕裂,肋骨骨折……“那时我真是六神无主了。”时至今日,刘春芳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心有余悸。“那时候我压力特别大,看着红涛就想掉眼泪,可又怕红涛乱想,也多亏了红涛的领导和同事,当时红涛做完手术,身患病痛,精神压力大,需要日夜陪伴和心理疏导。他们不顾辛劳下班后便过来帮衬我,端茶喂饭,擦洗搬挪,倾倒秽物……闲暇时陪着红涛聊天解闷。”经过术后恢复,夫妻决定返唐调养。路上,刘春芳告诉丈夫,也告诉自己:以后要平平安安的,不再东奔西走了……
图片关键词
设备年修中,能源中心的员工正在合力更换配电柜的进线端
  干!就一个字!
  难吗?事不避难,知难不难。怎么办?一个字,干!宁夏建龙工程处处长盛亚杰的声音掷地有声。该公司开始对工程进行了全面的盘点和梳理,对每一个合同、每一个供应商、每一个施工单位进行接洽、沟通、评估,确定后续的合作意向和内容。新建项目工期紧、任务重,基本是边设计、边施工、边安装,高峰时期,共有34家施工单位2000余人共同在现场施工,其管理难度之高、过程之复杂前所未见。“问题千头万绪,办法千方百计,说尽千言万语,历经千辛万苦,”二期三期新建工程、改造工程和一期生产同步实施,整体工程项目管理难度非常大,张力民说道:“那时候,工程处的同事们基本都是身兼数职,说干了嘴,跑断了腿,操碎了心,日夜忙碌在现场,披星戴月写方案,尤其是盛亚杰,牙疼愣是挺了一个多月,直到解决现场问题才踏实返回唐山去看病。 
  2020年3月末,宁夏建龙高线工程项目在“抗疫”中启动,该公司轧钢厂厂长谷聪敏想起返回唐山休养的宋红涛,便打电话询问其身体状况,后来两人聊起高线项目需要人手,谷聪敏便问他是否能够再次进驻宁夏?宋红涛望向妻子,看到刘春芳犹豫片刻后点点头,便肯定地回复道:“领导放心,没有问题。”当有人问起刘春芳,怎么舍得让他再次来宁夏,刘春芳说:“作为女人,我不希望他来;但作为妻子,我又理解他来。”刘春芳停顿了一下,语气淡淡地说道:“夫妻一场,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同年11月,刘春芳辞去老师职务,入职宁夏建龙,成为烧结厂的一名普通的锅炉操作员。
图片关键词
企业转型升级过程中,公司人事部门组织员工飞赴宁夏,助力宁夏建龙更快更好发展
  “宁夏建龙刚刚成立时,由于原来间歇性的生产模式,加上后来项目峻工投产急需补员,员工缺口比较大,一方面我们启动梯队人才,从唐山和其它子公司抽调关键岗位员工支援宁夏;另一方面针对宁夏新入职员工,通过推行以老带新、以师带徒弟、岗位培训等方式,使新员工快速成长;”该公司人力资源室主任李金花介绍说。“不仅如此,针对新项目,我们还采取外派新员工赴其它子公司进行产前培训,聘请专业人员现场指导,宁夏建龙成立之初,吸收原申银员工近1500人,派驻员工100多人。到现在我们员工总数已达到3500多人,其中派驻员工近1100人。”
  两年的时间里,人力资源招聘管理师王思邈和她的同事的脚步踏遍西北各省市县,千方百计、筑巢引凤,仅2020年,便吸纳录取各类入企新员工1084人,其中本科生62人。
  变!这只是开始!
图片关键词
高线工程顺利投产,现单日日产平均为2300吨,达到产线设计能力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当前的宁夏建龙,形成了烧结-炼铁-炼钢-轧钢-煤气、余压余热发电一条完整的循环经济产业链。
  “今后,宁夏建龙将围绕集团规划,落实年度预算,着力从生产经营、降本增效、工程建设、人力资源、安全环保五条主线开展工作,突破公司生产瓶颈,达产达效,全面提升企业核心竞争力,全力打造西北最具影响力的钢铁联合企业。”在2020年度总结大会上,集团副总裁、宁夏建龙总经理汪世峰的话掷地有声。
图片关键词
宁夏建龙致力于打造绿色企业,花园企业,让员工能够更加舒心投入工作
  五月的宁夏,百花齐放,万木争荣,据说这是西北最美丽的季节。贺亮来到惠农区春晖市场,他要采购一些宁夏特产,带给老人的八宝茶,带给孩子的果糕,对了,还有枸杞,他的目光逡巡着,片刻后,他抬起头,嘴角不觉间已漾出一抹笑意。
  李海斌在宁夏建龙书画分会做完培训授课活动后登上回家的通勤车,他望着窗外穿梭变幻的景色,心里盘算着如何给孩子补充补充营养,片刻后他打开手机,看着微信群中老师发的作业,又翻了翻管理群中生产情况反馈,然后,他复又将目光投向窗外,目光炯炯中,他看到的或许是更远的远方。
  宁夏建龙的定岗定薪制度终于尘埃落定,黄健依然履职值班作业长职务,他看着手机中的薪资提醒信息,心中不觉释然,工资没降,还有提升,“建龙确实不一样”,他想起今天早会别人玩笑似的一句话:“管理向来能者上,唯才是举心不偏”,恩,是这个理。
  此时,吴尚奎、盛亚杰和谷聪敏等各单位一级主管已经来到会议室,五月的工作的重心是各单位通力配合,全力保产。对于钢铁人来说,没有春种秋收、夏耘冬藏,每一天都是耕耘,每一天也都是收获。办公楼的另一侧,李金花和王思邈正在对比、核对新的招聘信息,公司的新项目要峻工了,如何招录人才、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是她们日思夜寐的课题。
  张力民和几个同事在建龙大道上刚刚跑完六公里,简单拉伸后正擦着汗慢悠悠地走向宿舍,嘴里还谈论着近来听到的新闻轶事,临别之际,他们还约好过几天去新建的篮球场打一场比赛,在他们身后,“宁夏建龙”几个鎏金大字在暮色中熠熠生辉。
图片关键词
越来越多的员工选择投身宁夏,选择建龙,是他们青春无悔的见证
  刘春芳和宋红涛正在厨房里紧锣密鼓地忙碌着,今天他们要请班上的工友吃饭,过两天有工友要回家休假,前两天也有工友返程,迎来送往,都是他们搭伙聚餐的好理由,煎炒烹炸,腌卤酱拌……厨房飘来阵阵香味,氤氲中,刘春芳恍然看到自己第一次站上讲台时的模样,已恍若隔世。
  岁月波澜不惊,尘世烟火粲然。
  而在更远的方向,站在惠农区的高楼向它的北方望去,奔腾的黄河水泽被千里,连绵的贺兰山逶迤起伏,而贺兰山脚下,一座钢城,正吞云吐雾昂然屹立于天地之间。


微信公众号: